2008年5月5日星期一

台北人‧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白先勇

當臺北市的鬧區西門町一帶華燈四起的時分,夜巴黎舞廳的樓梯上便響起了一陣雜沓的高跟鞋聲,由金大班領隊,身後跟著十來個打扮得衣著入時的舞孃,綽綽約約的登上了舞廳的二樓來,才到樓門口,金大班便看見夜巴黎的經理童得懷從裏面竄了出來,一臉急得焦黃,搓手搓腳的朝她嚷道: 「金大班,你們一餐飯下來,天都快亮嘍。客人們等不住,有幾位早走掉啦。」

「喲,急什麼?這不是都來了嗎?」金大班笑盈盈的答道:「小姐們孝敬我,個個爭著和我喝雙杯,我敢不生受她們的嗎?」金大班穿了一件黑紗金絲相間的緊身旗袍,一個大道士髻梳得烏光水滑的高聳在頭頂上;耳墜、項鍊、手串、髮針,金碧輝煌的掛滿了一身,她臉上早已酒意盎然,連眼皮蓋都泛了紅。

「你們鬧酒我還管得著嗎?夜巴黎的生意總還得做呀!」童經理猶自不停的埋怨著。
金大班聽見了這句話,且在舞廳門口煞住了腳,讓那群咭咭呱呱的舞孃魚貫而入走進了舞廳後,她才一隻手撐在門柱上,把她那隻鱷魚皮皮包往肩上一搭,一眼便睨住了童經理,臉上似笑非笑的開言道: 「童大經理,你這一籮筐話是頂真說的呢,還是鬧著玩,若是鬧著玩的,便罷了。若是認起真來,今天夜晚我倒要和你把這筆帳給算算。你們夜巴黎要做生意嗎?」金大班打鼻子眼裏冷笑了一聲。「莫怪我講句居功的話:這五、六年來,夜巴黎不靠了我玉觀音金兆麗這塊老牌子,就撐得起今天這個場面了?華都的臺柱小如意蕭紅美是誰給挖來的?華僑那對姊妹花綠牡丹粉牡丹難道又是你童大經理搬來的嗎?天天來報到的這起大頭裏,少說也有一半是我的老相識,人家來夜巴黎花鈔票,倒是捧你童某人的場來的呢!再說,我的薪水,你們只算到昨天。今天最後一夜,我來,是人情,不來,是本分。我說句你不愛聽的話:我金兆麗在上海百樂門下海的時候,只怕你童某人連舞廳門檻還沒跨過呢。舞場裏的規矩,那裏就用得著你這位夜巴黎的大經理來教導了?」

金大班連珠炮似的把這番話抖了出來,也不等童經理答腔,逕自把舞廳那扇玻璃門一甩開,一雙三寸高的高跟鞋跺得通天價響,搖搖擺擺便走了進去。才一進門,便有幾處客人朝她搖著手,一疊聲的「金大班」叫了起來。金大班也沒看清誰是誰,先把嘴一咧,一隻鱷魚皮皮包在空中亂揮了兩下,便向化妝室裏溜了進去。

娘個冬菜!金大班走進化妝室把手皮包豁啷一聲摔到了化妝檯上,一屁股便坐在一面大化妝鏡前,狠狠的啐了一口。好個沒見過世面的赤佬!左一個夜巴黎,右一個夜巴黎。說起來不好聽,百樂門裏那間廁所只怕比夜巴黎的舞池還寬敞些呢,童得懷那副臉嘴在百樂門掏糞坑未必有他的份。金大班打開了一瓶巴黎之夜,往頭上身上亂灑了一陣,然後對著那面鏡子一面端詳著發起怔來。真正霉頭觸足,眼看明天就要做老闆娘了,還要受這種爛污蹩三一頓烏氣。金大班禁不住的搖著頭頗帶感慨的吁了一口氣。在風月場中打了二十年的滾,才找到個戶頭,也就算她金兆麗少了點能耐了。

當年百樂門的丁香美人任黛黛下嫁棉紗大王潘老頭兒潘金榮的時候,她還刻薄過人家:"我們細丁香好本事,釣到一頭千年大金龜。"其實潘老頭兒在她金兆麗身上不知下過多少功夫,花的錢恐怕金山都打得起一座了。那時嫌人家老,又嫌人家有狐臭,才一腳踢給了任黛黛。她曾經對那些姊妹淘誇下海口:"我才沒有你們那樣餓嫁,個個去捧塊棺材板。"可是那天在臺北碰到任黛黛,坐在她男人開的那個富春樓綢緞莊裏,風風光光,赫然是老闆娘的模樣,一個細丁香發福得兩隻膀子上的肥肉吊到了櫃檯上,搖著柄檀香扇,對她說道:"玉觀音,你這位觀音大士還在苦海裏普渡眾生嗎?"她還能說什麼?只得牙癢癢的讓那個刁婦把便宜撈了回去。

多走了二十年的遠路,如此下場,也就算不得什麼轟烈了。只有像蕭紅美她們那種眼淺的小婊子才會捧著杯酒來對她說:"到底我們大姊是領班,先中頭彩。"陳老闆,少說些,也有兩巴掌吧?剛才在狀元樓,夜巴黎裏那一起小娼婦,個個眼紅得要掉下口水來了似的,把陳發榮不知說成了什麼稀罕物兒了。也難怪,那起小娼婦那裏見過從前那種日子?那種架勢?當年在上海,拜倒她玉觀音裙下,像陳發榮那點根基的人,扳起腳趾頭來還數不完呢!兩個巴掌是沒有的事,她老早託人在新加坡打聽得清清楚楚了:一個小橡膠廠,兩棟老房子,前房老婆的兒女也早分了家。她私自估了一下,三、四百萬的家當總還少不了。這且不說,試了他這個把月,除了年紀大些,頂上無毛,出手有點摳扒,卻也還是個實心人。那種臺山鄉下出來的,在南洋苦了一輩子,怎能怪他把錢看得天那麼大?可是陽明山莊那幢八十萬的別墅,一買下來,就過到了她金兆麗的名下。這麼個土佬兒,竟也肯為她一擲千金,也就十分難為了他了。至於年紀哩,金大班湊近了那面大化妝鏡,把嘴巴使勁一咧,她那張塗得濃脂豔粉的臉蛋兒,眼角子上突然便現出了幾把魚尾巴來。四十歲的女人,還由得你理論別人的年紀嗎?饒著像陳發榮那麼個六十大幾的老頭兒,她還不知在他身上做了多少手腳呢。這個把月來,在宜香美容院就不知花了多少冤枉錢。拉面皮、扯眉毛──臉上就沒剩下一塊肉沒受過罪。每次和陳老頭兒出去的時候,竟像是披枷戴鎖,上法場似的,勒肚子束腰,假屁股假奶,大七月裏,綁得一身的家私──金大班在小肚子上猛抓了兩下──發得她一肚皮成餅成餅的熱痱子,奇癢難耐。

這還在其次,當陳老頭兒沒頭沒臉問起她貴庚幾何的當兒,她還不得不裝出一副小娘姨的腔調,矯情的捏起鼻子反問他:"你猜?三十歲?"娘個冬采!只有男人才瞎了眼睛。金大班不由得噗哧的笑出了聲音來。哄他三十五,他竟嚇得嘴巴張起茶杯口那麼大,好像撞見了鬼似的。瞧他那副模樣,大概除了他那個種田的黃臉婆,一輩子也沒近過別的女人。來到臺北一見到她,七魂先走了三魂,迷得無可無不可的。可是憑他怎樣,到底年紀一大把了。金大班把腰一挺,一雙奶子便高高的聳了起來。收拾起這麼個老頭兒來,只怕連手指頭兒也不必翹一下哩。

金大班打開了她的皮包,掏出了一盒美國駱駝牌香煙點上一支,狠狠的抽了兩口,才對著鏡子若有所悟的點了一下頭,難怪她從前那些姊妹淘個個都去捧塊棺材板,原來卻也有這等好處,省卻了多少麻煩。年紀輕的男人,那裏肯這麼安份?那次秦雄下船回來,不鬧得她周身發疼的?她老老實實告訴他:她是四十靠邊的人了,比他大六、七歲呢,那裏還有精神來和他窮糾纏?偏他娘的,秦雄說他就喜歡比他年紀大的女人,解事體,懂溫存。他到底要什麼?要個媽嗎?秦雄倒是對她說過:他從小便死了娘,在海上漂泊了一輩子也沒給人疼過。

說實話,他待她那分真也比對親娘還要孝敬。那怕他跑到世界那個角落頭,總要寄些玩意兒回來給她:香港的開什米毛衣,日本的和服繡花睡袍,泰國的絲綢,囉囉嗦嗦,從來沒有斷過;而且一個禮拜一封信,密密匝匝十幾張信紙,也不知是從什麼尺牘抄下來的:「兆麗吾愛」──沒的肉麻!他本人倒是個癡心傼子,只是不大會表情罷了。有一次,他回來,喝了點酒,一把抱住她,痛哭流涕。一個彪形大漢,竟倒在她懷中哭得像個小兒似的。為了什麼呢?原來他在日本,一時寂寞,去睡了一個日本婆,他覺得對不起她,心裏難過。這真正是從何說起?他把她當成什麼了?還是個十來歲的女學生,頭一次談戀愛嗎?他興沖沖的掏出他的銀行存摺給她看,他已經攢了七萬塊錢了,再等五年──五年,我的娘──等他在船上再做五年大副,他就回臺北來,買房子討她做老婆。她對他苦笑了一下,沒有告訴他,她在百樂門走紅的時候,一夜轉出來的檯子錢恐怕還不止那點。五年──再過五年她都好做他的祖奶奶了。要是十年前──金大班又猛吸了一口煙,頗帶惆悵的思量道──要是十年前她碰見秦雄那麼個癡心漢子,也許她真的就嫁了。十年前她金銀財寶還一大堆,那時她也存心在找一個對她真心真意的人。

上一次秦雄出海,她一時興起,到基隆去送他上船,碼頭上站滿了那些船員的女人,船走了,一個個淚眼汪汪,望著海水都掉了魂似的。她心中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氣,這次她下嫁陳發榮,秦雄那裏她連信也沒去一封。秦雄不能怨她絕情,她還能像那些女人那樣等掉了魂去嗎?四十歲的女人不能等。四十歲的女人沒有功夫談戀愛。四十歲的女人──連真正的男人都可以不要了。那麼,四十歲的女人到底要什麼呢?金大班把一截香煙屁股按熄在煙缽裏,思索了片刻,突然她擡起頭來,對著鏡子歹惡的笑了起來。她要一個像任黛黛那樣的綢緞莊,當然要比她那個大一倍,就開在她富春樓的正對面,先把價錢殺成八成,讓那個貧嘴薄舌的刁婦也嘗嘗厲害,知道我玉觀音金兆麗不是隨便招惹得的。

「大姊──」
化妝室的門打開了,一個年輕的舞孃走了進來向金大班叫道。金大班正在用粉撲撲著面,她並沒回過頭去,從鏡子裏,她看見那是朱鳳。半年前朱鳳才從苗栗到臺北,她原是個採茶娘,老子是酒鬼,後娘又不容,逼了出來。剛來夜巴黎,朱鳳穿上高跟鞋,竟像踩高蹺似的。不到一個禮拜,便把客人得罪了。童得懷劈頭一陣臭罵,當場就要趕出去。金大班看見朱鳳嚇得抖索索,縮在一角,像隻小兔兒似的,話都說不出來。她實在憎惡童得懷那副窮凶極惡的模樣,一賭氣,便把朱鳳截了下來。她對童得懷拍起胸口說過:一個月內,朱鳳紅不起來,薪水由她金兆麗來賠。她在朱鳳身上確實費了一番心思,舞場裏的十八般武藝她都一一傳授給她,而且還百般替她拉攏客人。朱鳳也還爭氣,半年下來,雖然輪不上頭牌,一晚上卻也有十來張轉檯票子了。

「怎麼了,紅舞女?今晚轉了幾張檯子了?」金大班看見朱鳳進來,黯然坐在她身邊,沒有作聲,便逗她問道。剛才在狀元樓的酒席上,朱鳳一句話也沒說,眼皮蓋一直紅紅的,金大班知道,朱鳳平日依賴她慣了,這一走,自然有些慌張。
「大姊──」
朱鳳隔了半晌又顫聲叫道。金大班這才察覺朱鳳的神色有異。她趕緊轉過身,朝著朱鳳身上,狠狠的打量了一下,剎那間,她恍然大悟起來。 「遭了毒手了吧?」金大班冷冷問道。

近兩三個月,有一個在臺灣大學唸書的香港僑生,夜夜來捧朱鳳的場,那個小廣仔長得也頗風流,金大班冷眼看去,朱鳳竟是十分動心的樣子。她三番四次警告過她:闊大少跑舞場,是玩票,認起真來,吃虧的總還是舞女。朱鳳一直笑著,沒肯承認,原來卻瞞著她幹下了風流的勾當,金大班朝著朱鳳的肚子盯了一眼,難怪這個小娼婦勒了肚兜也要現原形了。

「人呢?」
「回香港去了。」朱鳳低下了頭,吞吞吐吐的答道。
「留下了東西沒有?」金大班又追逼了一句,朱鳳使勁的搖了幾下頭,沒有作聲。金大班突然覺得一腔怒火給勾了起來,這種沒耳性的小婊子,自然是讓人家吃的了。她倒不是為著朱鳳可惜,她是為著自己花在朱鳳身上那番心血白白糟踏了,實在氣不忿。好不容易,把這麼個鄉下土豆兒脫胎換骨,調理得水葱兒似的,眼看著就要大紅大紫起來了,連萬國的陳胖婆兒陳大班都跑來向她打聽過朱鳳的身價。她拉起朱鳳的耳朵,咬著牙齒對她說:再忍一下,你出頭的日子就到了。玩是玩,耍是耍,貨腰孃第一大忌是讓人家睡大肚皮。舞客裏那個不是狼心狗肺?那怕你紅遍了半邊天,一知道你給人睡壞了,一個個都捏起鼻子鬼一樣的跑了,就好像你身上沾了雞屎似的。

「哦──」金大班冷笑了一下,把個粉撲往檯上猛一砸,說道:「你倒大方!人家把你睡大了肚子,拍拍屁股溜了,你連他鳥毛也沒抓住半根!」
「他說他回香港一找到事,就匯錢來。」朱鳳低著頭,兩手搓弄著手絹子,開始嚶嚶的抽泣起來。

「你還在做你娘的春秋大夢呢!」金大班霍然立了起來,走到朱鳳身邊,狠狠啐了一口,「你明明把條大魚放走了,還抓得回來?既沒有那種捉男人的屄本事,褲腰帶就該紮緊些呀。現在讓人家種下了禍根子,跑來這裏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那一點叫我瞧得上?平時我教你的話都聽到那裏去了。那個小王八想開溜嗎?廁所裏的來沙水你不會捧起來當著他灌下去?」金大班擂近了朱鳳的耳根子喝問道。

「那種東西──」朱鳳往後閃了一下,嘴唇哆嗦起來,「怕痛啊──,」
「哦──怕痛呢!」金大班這下再也耐不住了,她一手扳起了朱鳳的下巴,一手便戳到了她眉心上,「怕痛?怕痛為什麼不滾回你苗栗家裏當小姐去?要來這種地方讓人家摟腰摸屁股?怕痛?到街上去賣傢伙的日子都有你的份呢!」 朱鳳雙手掩起面,失聲痛哭起來。金大班也不去理睬她,逕自點了根香煙猛抽起來,她在室內踱了兩轉,然後突然走到朱鳳面前,對她說道: 「你明天到我那裏來,我帶你去把你肚子裏那塊東西打掉。」
「啊──」朱鳳擡頭驚叫了一聲。

金大班看見她死命的用雙手把她那微微隆起的肚子護住,一臉抽搐著,白得像張紙一樣。金大班不由得怔住了,她站在朱鳳面前,默默的端詳著她,她看見朱鳳那雙眼睛凶光閃閃,竟充滿了怨毒,好像一隻剛賴抱的小母雞準備和偷牠雞蛋的人拚命了似的。她愛上他了,金大班暗暗嘆息道,要是這個小婊子真的愛上了那個小王八,那就沒法了。這起還沒嘗過人生三昧的小娼婦們,憑你說爛了舌頭,她們未必聽得入耳。連她自己那一次呢,她替月如懷了孕,姆媽和阿哥一個人揪住她一隻膀子,要把她扛出去打胎。她捧住肚子滿地打滾,對他們搶天呼地的哭道:要除掉她肚子裏那塊肉嗎?除非先拿條繩子來把她勒死。姆媽好狠心,到底在麵裏暗下了一把藥,把個已經成了形的男胎給打了下來。

一輩子,只有那一次,她真的萌了短見:吞金、上吊、吃老鼠藥、跳蘇州河──偏他娘的,總也死不去。姆媽天天勸她:阿囡,你是聰明人。人家官家大少,獨兒獨子,那裏肯讓你毁了前程去?你們這種賣腰的,日後拖著個無父無姓的野種,誰要你?姆媽的話也不能說沒有道理。自從月如那個大官老子,派了幾個衛士來,把月如從他們徐家匯那間小窩巢裏綁走了以後,她就知道,今生今世,休想再見她那個小愛人的面了。不過那時她還年輕,一樣也有許多傻念頭。她要替她那個學生愛人生一個兒子,一輩子守住那個小孽障,那怕街頭討飯也是心甘情願的。難道賣腰的就不是人嗎?那顆心一樣也是肉做的呢。何況又是很標緻的大學生。像朱鳳這種剛下海的雛兒,有幾個守得住的?


「拿去吧,」金大班把右手無名指上一隻一克拉半的火油大鑽戒卸了下來,擲到了朱鳳懷裏,「值得五百美金,夠你和你肚子裏那個小孽種過個一年半載的了。生了下來,你也不必回到這個地方來。這口飯,不是你吃得下的。」

金大班說著便把化妝室的門一甩開,朱鳳追在後面叫了幾聲她也沒有答理,逕自跺著高跟鞋便搖了出去。外面舞池裏老早擠滿了人,霧一般的冷氣中,閃著紅紅綠綠的燈光,樂隊正在敲打得十分熱鬧,舞池中一對對都像扭股糖兒似的黏在了一起搖來晃去。金大班走過一個檯子,一把便讓一個舞客撈住了,她回頭看時,原來是大華紡織廠的董事長周富瑞,專來捧小如意蕭紅美的。

「金大班,求求你做件好事。紅美今夜的脾氣不大好,恐怕要勞動你去請請才肯轉過來。」周富瑞捏住金大班的膀子,一臉焦灼的說道。
「那也要看你周董事長怎麼請我呢。」金大班笑道。
「你和陳老闆的喜事──十桌酒席,怎樣?」
「閒話一句!」金大班伸出手來和周富瑞重重握了一下,便搖到了蕭紅美那邊,在她身旁坐下,對她悄悄說道: 「轉完這一桌,過去吧。人家已經等掉魂了。」
「管它呢,」蕭紅美正在和桌子上幾個人調笑,她頭也不回就駁回道:「他的鈔票又比別人的多值幾文嗎?你去跟他說:新加坡的蒙娜正在等他去吃消夜呢!」
「哦,原來是打翻了醋罐子。」金大班笑道。

「呸,他也配?」蕭紅美尖起鼻子冷笑了一聲。 金大班湊近蕭紅美耳朵對她說道: 「看在大姊臉上,人家要送我十檯酒席呢。」
「原來你和他暗地裏勾上了,」蕭紅美轉過頭來笑道:「幹嘛你不去陪他?」
金大班且不答腔,乜斜了眼睛瞅著蕭紅美,一把兩隻手便抓到了蕭紅美的奶子上,嚇得蕭紅美雞貓子鬼叫亂躲起來,惹得桌上的客人都笑了。蕭紅美忙討了饒,和金大班咬耳說道: 「那麼你要對那個姓周的講明白,他今夜完全沾了你的光,我可是沒有放饒他。你金大姊是過來人,『打鐵趁熱』這句話不會不懂,等到涼了,那塊鐵還扳得動嗎?」

金大班倚在舞池邊的一根柱子上,一面用牙籤剔著牙齒,一面看著小如意蕭紅美妖妖嬈嬈的便走到了周富瑞那邊桌子去。蕭紅美穿了一件石榴紅的透空紗旗袍,兩筒雪白滾圓的膀子連肩帶臂肉顫顫的便露在了外面,那一身的風情,別說男人見了要起火,就是女人見了也得動三分心呢。何況她又是個頭一等難纏的刁婦,心黑手辣,耍了這些年,就沒見她栽過一次筋斗。那個姓周的,在她身上少說些也貼了十把二十萬了,還不知道連她的騷舐著了沒有?這才是做頭牌舞女的材料,金大班心中暗暗讚嘆道,朱鳳那塊軟皮糖只有替她拾鞋子的份。雖然說蕭紅美比起她玉觀音金兆麗在上海百樂門時代的那種風頭,還差了一大截,可是臺北這一些舞廳裏論起來,她小如意也是個拔尖貨了。

當年數遍了上海十里洋場,大概只有米高梅五虎將中的老大吳喜奎還能和她唱個對臺。人家都說她們兩人是九天媱女白虎星轉世,來到黃浦灘頭擾亂人間的;可是她偏偏卻和吳喜奎那隻母大蟲結成了小姊妹,兩個人晚上轉完檯子便到惠而康去吃炸子雞,對扳著指頭來較量,那個的大頭耍得多,耍得狠,耍得漂亮。傷風敗德的事,那幾年真幹了不少,不曉得害了多少人,為著她玉觀音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後來吳喜奎抽身得早,不聲不響便嫁了個生意人。她那時還直納悶,覺得冷清了許多。

來到臺北,她到中和鄉去看吳喜奎。沒料到當年那隻張牙舞爪的母大蟲,竟改頭換面,成了個大佛婆。吳喜奎家中設了個佛堂,裏面供了兩尊翡翠羅漢。她家裏人說她終年吃素唸經,連半步佛堂都不肯出。吳喜奎見了她,眼睛也不擡一下,搖著個頭,嘆道:嘖,嘖,阿麗,儂還在那種地方惹是非吓。聽得她不由心中一寒。到底還是她們乖覺,一個個鬼趕似的都嫁了人,成了正果。只剩下她玉觀音孤鬼一個,在那孽海裏東飄西盪,一蹉跎便是二十年。偏他娘的,她又沒有吳喜奎那種慧根。西天是別想上了,難道她也去學吳喜奎起個佛堂,裏面真的去供尊玉觀音不成?作了一輩子的孽,沒的玷辱了那些菩薩老爺!她是橫了心了,等到兩足一伸,便到那十八層地獄去嘗嘗那上刀山下油鍋的滋味去。

「金大班──」
金大班轉過頭去,她看見原來靠近樂隊那邊有一檯桌子上,來了一群小夥子,正在向她招手亂嚷,金大班認得那是一群在洋機關做事的浮滑少年,身上有兩文,一個個骨子裏都在透著騷氣。金大班照樣也一咧嘴,風風標標的便搖了過去。
「金大班,」一個叫小蔡的一把便將金大班的手捏住笑嘻嘻的對她說道:「你明天要做老闆娘了,我們小馬說他還沒吃著你燉的雞呢。」說著桌子上那群小夥子都怪笑了起來。

「是嗎?」金大班笑盈盈的答道,一屁股便坐到了小蔡兩隻大腿中間,使勁的磨了兩下,一隻手勾到小蔡脖子上,說道:「我還沒宰你這隻小童子雞,那裏來的雞燉給他吃?」說著她另一隻手暗伸下去在小蔡的大腿上狠命一捏,捏得小蔡尖叫了起來。正當小蔡兩隻手要不規矩的時候,金大班霍然跳起身來,推開他笑道:「別跟我鬧,你們的老相好來了,沒的教她們笑我『老牛吃嫩草』。」

說著,幾個轉檯子的舞女已經過來了,一個照面便讓那群小夥子摟到了舞池子中,貼起面婆娑起來。
「喂,小白臉,你的老相好呢?」
金大班正要走開的時候,卻發現座上還有一個年輕男人沒有招人伴舞。
「我不大會跳,我是來看他們的。」那個年輕男人囁嚅的答道。

金大班不由得煞住了腳,朝他上下打量了一下,也不過是個二十上下的小夥子,恐怕還是個在大學裏唸書的學生,穿戴得倒十分整齊,一套沙市井的淺灰西裝,配著根紅條子領帶,清清爽爽的,周身都露著怯態,一望便知是頭一次到舞場來打野的嫩角色。金大班向他伸出了手,笑盈盈的說道: 「我們這裏不許白看的呢,今晚我來倒貼你吧。」

說著金大班便把那個忸怩的年輕男人拉到了舞池裏去。樂隊正在奏著「小親親」,一支慢四步。臺上綠牡丹粉牡丹兩姊妹穿得一紅一綠,互相摟著腰,妖妖嬈嬈的在唱著:
你呀你是我的小親親, 為什麼你總對我冷冰冰?

金大班藉著舞池邊的柱燈,微仰著頭,端詳起那個年輕的男人來。她發覺原來他竟長得眉清目秀,趣青的鬚毛都還沒有長老,頭上的長髮梳得十分妥貼,透著一陣陣貝林的甜香。他並不敢貼近她的身體,只稍稍摟著她的腰肢,生硬的走著。走了幾步,便踢到了她的高跟鞋,他惶恐的擡起頭,腼腆的對她笑著,一直含糊的對她說著對不起,雪白的臉上一下子通紅了起來。金大班對他笑了一下,很感興味的瞅著他,大概只有第一次到舞場來的嫩角色才會臉紅,到舞場來尋歡竟也會紅臉──大概她就是愛上了會紅臉的男人。

那晚月如第一次到百樂門去,和她跳舞的時候,羞得連頭都不擡起來,臉上一陣又一陣的泛著紅暈。當晚她便把他帶回了家裏去,當她發覺他還是一個童男子的時候,她把他的頭緊緊的摟進她懷裏,貼在她赤裸的胸房上,兩行熱淚,突的湧了下來。那時她心中充滿了感激和疼憐,得到了那樣一個羞赧的男人的童貞。一剎那,她覺得她在別的男人身上所受的玷辱和褻瀆,都隨著她的淚水流走了一般。她一向都覺得男人的身體又髒又醜又臭,她和許多男人同過牀,每次她都是偏過頭去,把眼睛緊緊閉上的。可是那晚當月如睡熟了以後,她爬了起來,跪在牀邊,藉著月光,癡癡的看著牀上那個赤裸的男人。月光照到了他青白的胸膛和纖秀的腰肢上,她好像頭一次真正看到了一個赤裸的男體一般,那一刻她才了悟原來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的肉體,竟也會那樣發狂般的癡戀起來的。當她把滾熱的面腮輕輕的偎貼到月如冰涼的腳背上時,她又禁不住默默的哭泣起來了。

「這個舞我不會跳了。」那個年輕的男人說道。他停了下來,尷尬的望著金大班,樂隊剛換了一支曲子。

金大班凝望了他片刻,終於溫柔的笑了起來,說道:
「不要緊,這是三步,最容易,你跟著我,我來替你數拍子。」
說完她便把那個年輕的男人摟進了懷裏,面腮貼近了他的耳朵,輕輕的,柔柔的數著:
一二三──
一二三──

18 則留言:

  1. 1.請問有關《金大班的最後一夜》何者正確?
    A.是一篇長篇小說 B.收錄於白先勇小說集《台北人》中 C.描寫台灣女子的生活百態 D.場景是上海(B)
    2.金大班最後決定委屈嫁給:
    A.月如 B.秦雄 C.童得懷 D.陳發榮(D)
    3.金大班願意幫助朱鳳最主要的原因是?
    A.能深刻體會他那對愛情的執著及迷惘 B 粹看他可憐 C.跟朱鳳情同手足 D.朱鳳是他一手提拔的(A)
    4.作者將主角刻化成(甲)潑辣凶狠 (乙)沉默寡言(丙)敢愛敢恨 (丁)溫柔婉約 的人
    A.乙丁 B.甲乙 C.甲丙 D.乙丙
    5.金大班最後為何想要退出這個舞廳?
    A.找到他最愛的人 B.漂泊了半輩子,想找個避風港 C.想要換一份單純的工作 D.被開除了(B)
    討論題
    1.文章的最後作者特別提到金大班與一名年輕男子共舞的目的是什麼?
    2.金大班不斷的周旋在男人之間,為何最後會選擇放棄秦雄?
    3.文章中從上海「百樂門」跳到台北的「夜巴黎」作者想表達的是什麼?
    4.從文章的哪一些事情中,讓金大班不停的想起他與月如曾經的那一段情?
    5.從文章的哪裡可以看出金大班的「今非昔比」?

    回覆刪除
  2. 第一題
    金大班名叫
    (A)金聖嘆(B)金貝貝(C)金兆麗(D)金萬麗
    An C

    第二題
    巴黎之夜 指的是?
    (A)一個浪漫的夜晚(B)一道法式美味料理(C)一瓶品牌香水(D)一種特殊調酒
    An C

    第三題
    棉紗大王全名是
    (A)潘老頭(B)潘迎紫(C)潘興融(D)潘金榮
    An D 選C加分

    第四題
    金大班打開了她的皮包,掏出了一盒美國駱駝牌香煙點上一支,狠狠的抽了兩口,才對著鏡子若有所悟的點了一下頭
    她為什麼要點頭?
    (A)因為他有點想睡(B)因為他若有所思(C)因為他若有所悟(D)因為他若有所誤
    An C 選A跳海

    第五題
    金大班這才察覺朱鳳的神色有異。她趕緊轉過身,朝著朱鳳身上,狠狠的打量了一下,剎那間,她恍然大悟起來。 「遭了毒手了吧?」金大班冷冷問道。
    請問兇手是誰?
    (A)小婊子(B)小廣仔(C)小娼婦(D)小叮噹
    An B

    討論題
    1.是什麼原因讓金大班始終不願從良?
    2.白先勇設定這一個腳色想表達什麼?
    3.金大班的最後一夜,是什麼的最後一夜?
    4.為何金大班最後要退出這行?
    5.金兆麗這名子是否有什麼涵義?

    回覆刪除
  3. 1.什麼原因讓金大班最後嫁給陳發榮?
    A)因為真心愛他 B)意外懷了他的孩子 C)趨於現實而欲尋找棲身之處 D)被他人所逼迫 ((C))
    2.請問作品背景大約年代為何?
    A)30~50 B)40~60 C)50~70 D)60~80 ((A))
    3.請問本文未採用下列何種修辭?
    A)設問 B)摹寫 C)引用 D)飛白 ((D))
    4.為何在董經理問起金大班關於夜巴黎的事時,大班不經冷笑
    A)尷尬 B)認為董經理是故意激他 C)認為他問的很可笑 D)為了掩飾自己不知如何回答 ((C))
    5.陳發榮為何認為金大班30歲
    A)金大班童心未泯的言語所致 B)花大錢整形過 C)禮貌因素 D)金制年齡及其觀念 ((B))


    1.什麼原因讓得金大班原本想帶朱鳳墮胎的念頭打消,轉而協助?
    2.簡單描述金大班在文中的形象為何。
    3.你認為文中稱金大班為”玉觀音”有什麼樣的涵義?
    4.你認為此文想要表達的,除了今昔對比以外,還有什麼其他的?
    5.換做你是金大班,你會因此退出舞廳嗎?

    回覆刪除
  4. 1.「你還在做你娘的春秋大夢呢!」為什麼金大班會對朱鳳如此生氣?


    A 因為朱鳳的媽媽亂做春秋大夢,還不醒

    B 因為朱鳳害她媽媽做春秋大夢,醒不來

    C因為她被人家搞個大肚子了,還不知騙

    D因為她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要付贍養費

    (C)



    2. 儂還在那種地方惹是非吓。聽得她不由心中一寒。為什麼金大班的心會一寒?


    A正值季節交替,大陸冷氣團南下造成天冷

    B身體太虛,血管阻塞,導致氣管不通暢

    C她深知自己走到這地步已不能回頭了

    D她喜歡說冷笑話

    (C)



    3.何以金大班對於得到了那樣一個羞赧的男人的童貞的事這麼感動?


    A因為她是玉觀音,我佛慈悲,阿彌佗佛!

    B她讓小男生進化成大男人,很有成就感。

    C因為一個人願意獻出自己的童貞˙卻不再乎她是一個婊子。

    D無解

    (C)



    4. 「你們鬧酒我還管得著嗎?夜巴黎的生意總還得做呀!」童經理猶自不停的埋怨著。童經理是誰?


    A冬菜。因為金大班罵他是「娘個冬菜」。

    B赤佬。因為金大班說他是沒見過世面。

    C糞工。因為金大班要介紹他去在百樂門掏糞坑。

    D以上皆正確

    (B)



    5.蕭紅美是打哪兒來的?


    A自己亂來的

    B金大班挖角來的

    C童經理騙來的

    D垃圾桶裡撿來的

    (B)




    哈啦討論題

    1.金大班為何不活到老,賣到老?

    2.金大班身為一個女人要洗盡鉛華,甘為人
    妻,是不是已將紅塵看盡?

    3.這最後一夜讓她想起過去的種種,有哪些種種?

    4.當初的月如是不是依舊在金大班的心裡長駐著?如是,請解釋之。

    5.她要離開的這晚是否會對這裡不捨?不捨什麼?試證明之。

    回覆刪除
  5. 1.金大班最先在哪工作
    A.百樂門B.夜巴黎C.綢緞莊D.賭場
    (A)
    2.小如意是誰
    A.金大班B.綠牡丹C.任黛黛D.蕭紅美
    (D)
    3.什麼事讓金大班尋死
    A.被童經理罵B.往日風采不在C.被吃豆腐D.懷了月如的孩子,卻被下藥流掉
    (D)
    4.秦雄真心對待金大班,為何金大班不領情
    A.他年紀太小B.他出軌C.他沒有經濟基礎D.他不帥
    (C)
    5.金大班和月如為什麼沒有在一起
    A.孩子沒了B.月如家世顯赫,怕壞了名聲C.月如不想負責D.月如喜歡上別人
    (B)

    問題與討論
    1.金大班如何從一開始不屑跟有錢老頭結婚到最後跟陳發榮結婚
    2.金大班的最後ㄧ夜非常不平靜,從她處理這些事情的態度和方法,我們可以知道她是怎樣的人
    3.金兆麗為何叫做金大班
    4.文中每個女人都只重視麵包,不在乎是否有愛情,你又是如何看待麵包與愛情
    5.你認為舞女就不配擁有真愛嗎

    回覆刪除
  6. 1. 請問金大班為什麼在夜巴黎遲到?
    (A) 在街上shopping (B) 因為跑去看電影 (C) 與舞孃們喝一杯 (D) 睡過頭
    2. 金大班的皮包是用什麼皮做的?
    (A) 黑熊 (B) 鱷魚 (C) 貂 (D) 樹皮
    3. 「舞場裏的規矩,那裏就用得著你這位夜巴黎的大經理來教導了?」金大班這句話為什麼這麼不屑夜巴黎的童經理?
    (A) 因為金大班的年紀比他大 (B) 因為童經理是金大班找來的 (C) 因為金大班比他更有人氣 (D) 因為金大班的經歷遠超於童經理
    4. 金大班在化妝室開了一瓶什麼名字的酒往自己身上灑?
    (A) 巴黎之夜 (B) 上海之夜 (C) 紐約之夜 (D) 雪梨之夜
    5. 朱鳳在金大班發掘前原本是做什麼的人
    (A) 採茶娘 (B) 農夫 (C) 妓女 (D) 家婦



    Q&A
    1. 請設想如果你是金大班,你會怎麼處理朱鳳懷胎的事情?
    2. 為什麼金大班會在化妝室裡憶起往事,你覺得是為什麼?
    3. 金大班在舞廳裡混了那麼久,為什麼一直不找個男人結婚,是因為事業,或是名聲,還是等不到對的人,又或者是……. 請詳細思考說明之?
    4. 金大班說她要一個像任黛黛那樣的綢緞莊,當然要比她那個大一倍,就開在她富春樓的正對面,先把價錢殺成八成,讓那個貧嘴薄舌的刁婦也嘗嘗厲害,知道我玉觀音金兆麗不是隨便招惹得的。 請問為什麼要這麼想?
    5. 如果你是朱鳳,你會不會為了愛把小嬰兒生下來?又或者是拿掉繼續在舞場

    回覆刪除
  7. 選擇題
    1. 請問金大班在大陸時在哪的百樂門下海?
    (A)重慶 (B)上海 (C)杭州 (D)北京
    Ans: (B)
    2. "我們細丁香好本事,釣到一頭千年大金龜。" 試問: 金兆麗是以什麼口氣講?
    (A)高興 (B)讚美 (C) 刻薄 (D) 悲憤
    Ans: (C)
    3. "剛來夜巴黎,朱鳳穿上高跟鞋,竟像踩高蹺似的。"請問:形容朱鳳為什麼?
    (A)經驗老到(B)正值媽祖巡境(C)並未踏入過酒廳的小女子(D)此為超自然現象的經過
    Ans(C)
    4. 請問當金大班知道朱鳳懷孕後並未再生她的氣?
    (A)因為心生悲憫之心 (B)想讓她放下戒心 (C)想起自己的遭遇而放過她 (D)不想浪費時間跟她耗
    Ans: (C)
    5. 故事中蕭紅美所說的『打鐵趁熱』的意思是?
    (A)要以有錢人 為目標(B)只是說好玩的 (C)不想放掉原本的客人 (D)讓對方等著發慌時再靠近
    Ans: (D)
    討論題
    1.為何金大班想進入這樣的行業?
    2.為何人們自認老時,總是回想過去?(請以金大班為例)
    3.作者在寫此文為何以潛意流來描述?
    4.在金大班知道朱鳳懷孕後帶給金大班什麼樣的回憶?
    5.當金大班便把那個忸怩的年輕男人拉到了舞池裡去。樂隊正在奏著「小親親」的歌詞裡,作者想呼應什麼?

    回覆刪除
  8. 1.請問小說中的舞廳的店名是?
    A.夜柏林B.夜倫敦C.夜巴黎D.夜東京
    2.文中提到的那棟陽明山莊別墅價值?
    A.60萬B.80萬C.100萬D.100萬
    3.金大班抽的是哪一個牌子的香煙?
    A.美國駱駝B.中國犛牛C.澳洲袋鼠D.秘魯駱

    4.文中的大道士沒有戴?
    A.手套B.項鍊C.髮針D.耳墜
    5.

    回覆刪除
  9. 本文作者是?
    A.白先勇B.白崇禧C.白居易D.李白

    回覆刪除
  10. 1.金大班的個性?
    2.當她把滾熱的面腮輕輕的偎貼到月如冰涼的腳背上時,她又禁不住默默的哭泣起來了。請問他哭泣的原因?
    3.你認為金大班離開舞廳是正確的選擇嗎?
    4.你認為誰是文中的靈魂人物?
    5.看完這篇小說的想法?

    回覆刪除
  11. 1.金大班的個性?
    2.當她把滾熱的面腮輕輕的偎貼到月如冰涼的腳背上時,她又禁不住默默的哭泣起來了。請問他哭泣的原因?
    3.你認為金大班離開舞廳是正確的選擇嗎?
    4.你認為誰是文中的靈魂人物?
    5.看完這篇小說的想法?

    回覆刪除
  12. →忘記加答案!!

    1. 請問金大班為什麼在夜巴黎遲到?
    (A) 在街上shopping (B) 因為跑去看電影 (C) 與舞孃們喝一杯 (D) 睡過頭
    答案(C)
    2. 金大班的皮包是用什麼皮做的?
    (A) 黑熊 (B) 鱷魚 (C) 貂 (D) 樹皮
    答案(B)
    3. 「舞場裏的規矩,那裏就用得著你這位夜巴黎的大經理來教導了?」金大班這句話為什麼這麼不屑夜巴黎的童經理?
    (A) 因為金大班的年紀比他大 (B) 因為童經理是金大班找來的 (C) 因為金大班比他更有人氣 (D) 因為金大班的經歷遠超於童經理
    答案(D)
    4. 金大班在化妝室開了一瓶什麼名字的酒往自己身上灑?
    (A) 巴黎之夜 (B) 上海之夜 (C) 紐約之夜 (D) 雪梨之夜
    答案(A)
    5. 朱鳳在金大班發掘前原本是做什麼的人
    (A) 採茶娘 (B) 農夫 (C) 妓女 (D) 家婦
    答案(A)


    Q&A
    1. 請設想如果你是金大班,你會怎麼處理朱鳳懷胎的事情?
    2. 為什麼金大班會在化妝室裡憶起往事,你覺得是為什麼?
    3. 金大班在舞廳裡混了那麼久,為什麼一直不找個男人結婚,是因為事業,或是名聲,還是等不到對的人,又或者是……. 請詳細思考說明之?
    4. 金大班說她要一個像任黛黛那樣的綢緞莊,當然要比她那個大一倍,就開在她富春樓的正對面,先把價錢殺成八成,讓那個貧嘴薄舌的刁婦也嘗嘗厲害,知道我玉觀音金兆麗不是隨便招惹得的。 請問為什麼要這麼想?
    5. 如果你是朱鳳,你會不會為了愛把小嬰兒生下來?又或者是拿掉繼續在舞場

    回覆刪除
  13. 1.為何金大班痛心的說朱鳳不知人間險惡?
    (A)自己在社會歷練許久,朱鳳也遇人不淑
    (B)朱鳳沒做過母親所以生下的小孩不會幸福
    (C)那小廣仔跟朱鳳不匹配
    (D)朱鳳沒有慧根當舞女
    ANS:A
    2.金大班為什麼要退出炫麗的舞台生活?
    (A)自己年華老去比不上後輩的妖艷
    (B)想改行,畢竟舞廳混亂
    (C)想安頓自己往後的生活
    (D)嘴上說說而希望有客人挽留
    ANS:C
    3.童經理埋怨的原因?
    (A)週轉不靈
    (B)舞廳冷清、門可羅雀
    (C)金大班的傲氣及小姐們太慢進場
    (D)金大班要求分紅
    ANS:C
    4.為何金兆麗(金大班)對秦雄不領情?
    (A)他長得不合她意
    (B)女方的錢賺的比男生多,看不起他
    (C)他把她當媽媽看,根本就不把她當情人看
    (D)金大班看不慣他心術不正
    ANS:B
    5.蕭美紅所忌妒的對象為何者?
    (A)麗莎
    (B)金大班
    (C)綺夢
    (D)蒙娜
    ANS:D

    一.金大班在社會上打滾多年,體認了什麼事?
    二.金兆麗取名的特別意義?
    三.以金大班的最後一夜象徵台灣初期的什麼意義?
    四.她為什麼提拔如此多的紅牌?
    五.五光十色的青春隨著年齡消逝,請問她最終離開的原因是跟什麼有關?

    回覆刪除
  14. 1. 金大班為何要拋棄秦雄?
    (A) 秦雄在日本上了一個日本婆 (B)秦雄沒什麼錢 (C)金大班感嘆四十歲的女人不能等 (D)金大班找到月如

    2. 為何周富瑞要對答應金大班十桌酒席?
    (A)他是她恩客 (B)他有求於她 (C)他是夜巴黎的老闆 (D)他看在小如意的
    面子上

    3. 金大班的「大班」是什麼意思?
    (A)她是以前學校的班長 (B)大副的太太要叫大班 (C)她的藝名 (D)她帶領
    幾個小姐故叫大班

    4. 為何金大班曾經想自殺?
    (A)當大班太辛苦了 (B)她媽媽要拿掉她的孩子 (C)任黛黛吊走她的男人
    (D)月如離他而去

    5. 為何金大班要對朱鳳如此的好?
    (A)看到從前的自己 (B)朱鳳是她的乾女兒 (C)覺得她可憐 (D)童得懷要求

    答案:C B D B A

    1. 金大班一直拿上海百樂門台北夜巴黎比較,這是為什麼?那這又和白先勇台北人裡的其他故事有什麼共通點?
    2. 作者前面寫到月如,後面以金大班與年輕男子共舞為結尾,這有什麼意涵?
    3. 整篇文章中,作者以什麼事情貫串全文?這有什麼用意?
    4. 成就她成為紅牌小姐的原因是什麼?(個性、手段……)
    5. 時間讓金大班有什麼感慨

    回覆刪除
  15. 1.金大班摘培出來的朱鳳,以前在苗栗是做什麼的?
    A.賣檳榔 B.採茶 c.擺攤 D.種田 (B)

    2.承上題 以懷孕的朱鳳,肚子裡的小孩是被哪一個地方的人搞大的?
    A.冰島 B.加拿大 C.巴紐 D.香港 (D)

    3.在這篇文章中,金大班最後發現哪一種男人最有吸引力?
    A.髒的 B.會臉紅的 C.純潔的 D.溫柔的 (D)
    4.為什麼會叫金大班的最後一夜?
    A.金大班累了 B.金大班厭倦了 C.金大班要出嫁了 D.以上皆是 (D)

    5.金大班對於秦雄的感情是?
    A.已經沒辦法在等下去 只好割捨 B.完全不愛 C.由愛轉恨 D.一直愛著 (A)

    討論題

    1.金大班為什麼會同情被玩弄的朱鳳
    2.金大班隨便嫁給了一個陳老闆是為什麼
    3.文中的最後一夜有著什麼涵義
    4.金大班最後給那個男生的溫柔是為什麼
    5.就快變成老闆娘的金大班在最後一夜有什麼體會

    回覆刪除
  16. 1.金大班最後為何會選擇幫助幫助朱鳳,而不是強迫她打掉孩子? (A)
    (A)看到她的神情想起了當年的自己
    (B)她肚子裡的孩子擁有龐大的財產繼承權
    (C)她們兩個是好朋友
    (D)朱鳳留下也沒有利用價值,不如早點打發她走。

    2.金大班曾說過:我才沒有你們那樣餓嫁,個個去捧塊「棺材板」。 試問棺材板代表的是什麼? (C)
    (A)台南的著名小吃
    (B)家中開棺材店的小開
    (C)有錢卻年紀大的老頭
    (D)蓋在棺材上用的木板

    3.金大班為什麼敢跟童經理嗆聲?(A)
    (A)夜巴黎是靠她才有今天的場面
    (B)她的職位比經理高
    (C)她的手下比較多
    (D)她今天就不作了

    4.金大班用過什麼方式自殺? (D)
    (A)絕食
    (B)跳台北101
    (C)躺在高鐵鐵軌上
    (D)吃老鼠藥

    5.小如意蕭紅美最後為什麼答應去陪周董事長? (B)
    (A)看在周董請的十桌酒席
    (B)看在金大班的面子上
    (C)周董出的錢比別人多
    (D)周董是紡織廠的老板


    深究討論題:
    1.金大班退隱的目的是什麼?
    2.如果你是朱鳳,你會選擇將孩子留下還是打掉?
    3.如果是你,你會選擇一塊棺材版還是選一個自己愛的人?
    4.文章中的「小如意」、「玉觀音」有代表什麼意義嗎?還是純粹是名號?
    5.你認為金大班憑著自己的名氣來嗆經理的行為對嗎?

    回覆刪除
  17. 20724
    1.與金兆麗私交甚篤的吳喜奎最後結婚對象為何人?
    A秦雄 B陳發榮 C未嫁 D文中未提及
    答:D
    2."金大班的最後一夜"一文選自
    A台北人 B紐約客 C三更有夢書當枕 D桂花雨
    答:A
    3.誰讓金兆麗回想起月如?
    A童得懷 B初次到舞廳的大學生 C周富瑞 D潘金榮
    答:B
    4.周富瑞以何種代價拜託金兆麗找蕭紅美過去?
    A陽明山莊的別墅 B香港的開什米毛衣 C十桌酒席 D鱷魚皮皮包
    答:C
    5.金兆麗第一次下海的地方在──
    A台北夜巴黎 B巴黎之夜 C兆豐夜總會 D上海百樂門 
    答:D

    申論題
    1.請形容文中刻畫出的金兆麗的個性
    2.文中"難怪她從前那些姊妹淘個個都去捧塊棺材板,原來卻也有這等好處,省卻了多少麻煩。"是什麼好處?
    3.為何金兆麗要花費心思幫助朱鳳?
    4.在得知朱鳳懷孕後,金兆麗的態度前後有何種轉變?為什麼?
    5.為何金兆麗認為:要是十年前她碰見秦雄那麼個癡心漢子,也許她真的就嫁了;但現在卻不這麼想?

    回覆刪除